美团如何接招网约车?

2019-04-10 17:59:25

| 阅读:

    用户目前对网约车的槽点是,打车越来越难、越来越贵,还伴有安全风险。这背后折射出市场竞争不够充分、创新跟不上政策和新规的节奏。

    现在以北京为例,在现有政策下,即使有新玩家的加入,也不见得就能立刻扭转“打车难、打车贵”的现状。目前的形势是,网约车行业似乎正在进入一个间歇期:大家都希望行业越来越好,但创新的动力正在由外部竞争转变为内部挖潜。既能满足用户需求,又能适应新政,这是个双重挑战。

    昨天打车,看到司机正在用手机做人脸识别,我问他为什么要开着车做这个,他说滴滴现在会对司机临时抽查,验明正身,防止人车不符。这是滴滴顺风车事件后的一种进步。

    今年三月份,美团打车进入上海之后,很快拿下30%的市场份额,之前也做了很多方面的申请和打理,包括网约车牌照的申请、网约车软件的开发等等。各地群众翘首以待,希望美团尽快到来。但直到现在,依然停留在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。

    而如果一个行业有两家以上的主要玩家,行业问题就不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,跟政府沟通、跟政策博弈,就有了帮手。一个行业的安危系于一家公司身上,既不健康,也不会长久。现在中国网约车行业的生存重要性,要远远大于一家公司。这是所有从业者都要看清的。

    网约车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。网约车的上半场其实就是两个字:烧钱。某种程度上,烧钱对于教育用户、培育用户需求有着巨大的吸引力,但它不可持续,即使领跑者,也很难建立自己的护城河。下半场需要的是精耕细作,慢工出细活。其实也是在为上半场还债。

    美团点评这些年最大的优势,就是积累了中国数量庞大的各类商家,这也是美团打车差异化竞争的优势。看看最近美团打车在上海、南京等地的广告投放,就说明网约车行业的玩法在变:

    “用美团打车,吃喝玩乐通通都打折。”

    “用美团打车吃饭最高减三十、看电影最高减二十、点外卖最高减二十。”

    交叉营销在给用户带来实实在在好处的同时,也会给商家带来客流。对于美团来说,就避免了重复以往通过资本获客的老路。

    美团从一开始就是一家讲究节奏的公司。美团2010年一进入团购风口,就遇上了“千团大战”,一路厮杀,从“百团大战”到“剩者为王”美团凭借的是稳扎稳打的“农村包围城市”战略。截至2013年12月,美团覆盖城市数量305个,占据行业半壁江山。

    此后的2015年10月,市场份额分列第一、二位的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,此时美团点评已经占据了行业超八成的份额,O2O领域最大独角兽就此诞生。

    就美团打车在上海、南京两地的实践来看,王兴确实想走一条“稳路”。先在南京进行“灰度试验”,用了近一年时间才进入上海滩。很多人在意美团打车初入上海时的势如破竹,但很少有人注意到,如果没有南京的铺垫在先,就不会有上海滩的一鸣惊人。所以包括后期的京东打车做网约车业务,都是必须经过网约车牌照申请、网约车软件开发好,才能进行下一步业务梳理。

    而美团打车在上海的抢眼表现,对于用户来说并不是多了一个选择而已。准确地说,是多了一个不一样的选择。

    之前关于美团边界的讨论,核心就是什么该做、什么不该做。王兴给出的答案就是:是否存在行业痛点、以及美团是否有能力去解决。

    目前美团打车在上海地区所有新注册车辆和驾驶员,均需前往线下验车点进行核验;自5月30日起上线人脸识别比对系统,确保驾驶员和注册人一致;此外,美团打车已于6月中旬启动“临检”机制,对在网运营的车辆随机进行审核。形成了“线下验车、人脸识别、临时抽检”三大审核机制,全力围剿“套牌车”。

    这一波“飓风行动”,就是主打用户安全的痛点,乘客满意,政府当然也满意。打车是一个本地化的需求,它服务的主要是当地人,就像美团,虽然只进驻了南京、上海两个城市,但依然像北京的网约车平台那样,能够自我运转起来。这就是区域规模市场的特色:它在一个城市的发展程度,与它进驻了多少个城市并无必然联系。节奏感很重要。

    在网约车领域,最怕的就是企业与相关政府部门之间信任稀薄,而最终为此买单的却是公众。

    Ptaxi专注于网约车平台解决打车,租车,拼车,代驾,专车,顺风车,城际车,共享汽车,同城快货等智慧出行软件开发,协助客户完成网约车牌照申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