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司机的日常:从兼职司机转变成全职司机

2019-04-11 16:49:48

| 阅读:

    众所周知,代驾因为行业的特殊性,他们司机基本都是以男性居多,偶尔出现的女代驾司机则格外引人注目。重庆持证的女代驾司机并不多(还不到百人)。而距离重庆不远的涪陵,目前仅有5名代驾女司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小编目睹了“五朵玫瑰”的风采,并用她们的酸甜苦辣故事,为你还原代驾女司机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   提及代驾司机,人们最不容易想到的一定是女司机。陈小凤笑着说,很多乘客看到自己感到很惊讶,说没看到过代驾女司机,有的甚至合影发朋友圈,当然,他们也很关心晚上出来做代驾是否安全,好奇自己的车技是否靠谱。

    在做代驾之前,陈小凤有着11年的驾龄。代驾行业刚刚兴起,陈小凤就立刻去注册成为了代驾司机,经过一系列的学习、培训,以及考试,她成为了一名代驾司机。

    她说自己选择做代驾的理由很简单,“收入不低,时间灵活。”

    如今,已经接了55单代驾的陈小凤每天都十分享受自己的工作过程。“我很喜欢做代驾司机的这份工作,我每天可以遇到很多年轻的妈妈。我们会闲聊很多事儿。”而在幼儿教育方面颇有建树的陈小凤,偶尔还会给遇上的年轻妈妈一些育儿建议,原来,陈小凤曾在江干区某公办幼儿园有过数年教师经历,之后自己也独立创业,为解决农民工子弟上学难问题,创办幼儿服务机构:五常亲亲艺术幼儿园。随着小女儿的出世,为了工作时间上的自由,辞去了之前的职务。成为了一名专职女代驾司机。

    作为一名老司机,陈小凤也会观察自己的顾客,“身上有泥巴的,特别明显,很可能是喝醉后摔倒了。”醉酒的客人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般“耍酒疯”,喊代驾的男性占七成左右,他们见到女代驾的乐趣之一就是“当教练”,指使你怎么开怎么开,还有更尴尬的,有人上车看到是女司机,要看她的胸牌,还说“你是不是野代驾哦”,踉踉跄跄“扑来”之际,陈小凤轻踩刹车,客人立刻往后一坐,“老实了”。这样化解尴尬的方式很机智,也很职业。

    陈小凤总结,自己遇到的客人都还是比较老实规矩的,人特别好。她的第一辆折叠单车比较重,有四五十斤,女孩子搬起显重,大多数人看到了都会帮一把。

    同样和陈小凤一样是一名代驾司机的李丽霞。李丽霞并不像陈小凤一样。李丽霞是从去年8月开始做代驾司机的,一开始抱着补贴家用的想法,做代驾的兼职。

    李丽霞白天在移动公司做客服,晚上抽时间出来当代驾。“晚上6点下班,9点开始跑代驾,刚好实现了‘无缝对接’。”兼职的这几个月里,她一个月能赚两三千元,作为兼职来说,这算是不错的补贴了。

    前几天,她接了一单足够“吃半月”的大单——从涪陵到重庆(800多元),也是深夜9点多出发,次日凌晨2点多到。“别人的车,小心点开嘛,基本上都是好车,弄坏了好麻烦……”李丽霞没有舍得住旅馆,找了一家网吧,在里面度过了一晚。李丽霞的家人对李丽霞做代驾兼职,最开始表示不理解,认为一个女孩子,深夜还在外面跑,危险系数太高了。

    李丽霞的包里,常年呆着防狼喷雾,“庆幸的是,到目前为止,还没对谁使用过。”从接第一单业务开始到现在,李丽霞只要有空就会出来跑单,她觉得,自己可以将代驾司机这个兼职坚持做下去。

  “你一个女娃儿,晚上咋个要出来跑车嘛!”89%以上的客人都不免俗,总是对李丽霞提出相同的问题。对于这一点,李丽霞觉得,喝醉酒喊代驾的人基本上都是保持了理智的,喝得烂醉的人也有家人陪同,总体而言,纠纷和危险都比较少。

    2016年9月14日,丢拉拉注册成为一名代驾,随后接到了第一个代驾单。为啥要当代驾?丢拉拉的想法很简单——那就是跟酒驾“对抗”。她喜欢看新闻,看到很多酒驾新闻,觉得“代驾”就是跟酒驾的一种“对抗”。

    大家可能经常看到:代驾司机们踩着代步车在大街小巷穿梭。这台代步车不便宜,丢拉拉花了1800余元。和大多数人一样,她起初只把代驾当作兼职,跑了接近一年,才下“血本”买一辆代步车。从兼职到专职的转变,也在这一年发生。丢拉拉还清楚地记得,第一个月挣了约800元,第二个月1400元,第三个月3800元,再后来……她算了一下,从做专职代驾以来,自己的月均收入约8000元。

    为了做代驾,丢拉拉觉得自己“真的失去了很多”,她戏言“朋友笑我太爱钱,我回答,我爱钱,我取之有道。”做代驾最忙的时候,她一晚上接了11个单,从晚上6点半忙到夜里2点过。“我女儿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,妈妈,今天可不可以陪我睡觉、今天能不能不出去。”有时候,她本来答应了陪孩子,结果一个电话就把她叫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