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团与滴滴的打车市场之争策略的不同之处

2019-04-11 17:00:30

| 阅读:

    众所周知,在去年2017年12月的时候,《财经》杂志的美女主笔宋玮在专访程维时曾问到:“你知道美团做打车的时候惊讶吗?”程维回答:“中国有360个网约车平台,多一个竞争者而已。”然而,时隔半年之后,程维为其轻率付出了代价,美团上海以15天时间豪取上海43.25%的打车领域市场份额,日峰值4.1万单,速度发展之快令人咂舌。

    美团和滴滴都重视打车,但策略有本质的分歧。

    打车是个规模生意,滴滴希望更有效率的承接需求。乘客更快上车,司机更快接单,不仅司乘双方体验好,平台收益更多。所以滴滴的算法热衷于分析诸如某栋写字楼里15分钟后会走出多少人这种数据。滴滴CTO张博特别强调挖掘顺风车、拼车的潜力,把需求精算到座位,不仅意味着更多的订单,也能创造更干净的GMV(合并了需求,减少了污染),已经居于市场优势地位的滴滴需要这种比金钱更有说服力的愿景。

    而在另一面,滴滴在更多的强调服务的附加价值。此前滴滴收紧了补贴,他们希望能靠服务而不是补贴留住用户。滴滴去年在47个城市启动的五星司机认证计划,旨在推动产品的高端化,背后是推动用户的精细化运营。

    在打车业务上,滴滴强调的是纵向自持力,美团看重横向业务协同。

    在切下部分市场之后,如何实现打车业务的工具化,把打车装进自己设想的产品体系,美团显然还没有找到好的通路。在出行主战场上,美团打车暴走之后突然降速,说明在初期扩张之后没有足够的技术手段维系用户的深度运营,就像一个跳水运动员,优雅入水之后就再也不见踪影,而不是像一个花游选手,水上和水下的都有丰富的肢体语言。

    对于美团的正面进攻,程维选择了跟当初李国庆面对刘强东跨界做图书时的做法——“对手到你院子里放把火,你也跑到对方院子里放火”。这看起来正确,双方都在补齐自己的产业链和生态,然而对美团和滴滴来说,二者的重要性和策略性是不同的。

    美团打车更像是一个像获取一定份额的竞争者,核心目的是为提升估值,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团打车就是美团多元化的一环而已,能做好就做下去,做不好就也可以卖掉离场。

    滴滴外卖更像是为了防御美团进攻而进行的防御策略,在接受宋玮采访时程维给出的回答是:“成为多元化公司就是战略失败”。而目前滴滴已经在3月6日进入9个二线城市进行外卖布局,滴滴成为出行领域之外也开始进入多元化的一家公司,外卖的低毛利以及与滴滴的互补性极低,注定会拖累滴滴的业绩,盈利时间表又要后延。以程维专业化的思路和出行市场的规模来看,外卖纯粹是为了应对美团而进行的战略布局。

    综上所述,无论是滴滴还是美团,抑或是今日头条来说,竞争激烈。向上有BAT不断成长并且招安或打压TMD,狙击TMD避免其拥有挑战BAT的能力,想下有其他独角兽虎视眈眈,试图成长为TMD同样话语权的存在。